商品對比
我的購物車
花市網-中國鮮花領先品牌  {切換城市}
4006-897-397
在線客服 在線客服
購物車結算

最新加入的商品

首頁 > 花語大全 > 暖心小故事 > 我想和你在一起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來源:暖心小故事    時間:2016-12-07

  恰好路口,你也在等著那個紅綠燈;恰好今天,你也聽著那首我喜歡的歌;恰好旅途,你也經過那個車站。你糾結,我恰好篤定;你難過,我恰好能哄你開心;你失眠,我恰好陪你一起醒著。我們能遇見的人,一定都有原因。所以,每次遇到對的人,都像久別重逢。所以,兜兜轉轉,我們都在等能一起欣賞世界的那個人。

  文:盧思浩 | 圖:網絡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1 -

  2005 年,剛轉學的何小瑩第一次遇到陳曦。

  那時,小瑩一個人坐在新教室里,很想找個人說說話,可大家三三兩兩早就相識聚在一起,小瑩根本插不上話。她心里一陣失落。就在這時,有個男生跟她打招呼,她看到了伸過來的手,聽到了那一句:“你好,你是新轉來的同學吧,我叫陳曦。”

  小瑩卻突然有點恍惚,忘記了回握,說出的話也結結巴巴:“你……好……我叫何小瑩。”

  晚上放學,小瑩一個人默默地收拾書包準備回家。沒多久,陳曦又跟她打了招呼。兩個人順著路一直走,才發現他倆住在一個小區。

  陳曦說:“太好了,這樣我們以后每天都可以一起上下學了。”

  小瑩漲紅了臉,不知道怎么回應。

  從此,陳曦每天都會在小區門口等她。兩個人騎著自行車,有時說說笑笑,有時又因為趕著上課一路飛奔。那時,小瑩對陳曦產生了一種類似好感的情愫,可她壓根兒沒往那方面想。

  她情竇初開,懵懵懂懂,壓根兒就沒搞懂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  有天早上,他們一起上學,在小區門口看到兩只流浪貓。

  我們這兒的冬天,總是有很多流浪貓抱團取暖,大家見怪不怪,每個人都是行色匆匆。陳曦那天也只是路過,看起來一如往常。只是他突然停下了腳步,小瑩看著他匆匆跑進便利店,不一會兒拿了兩根火腿腸出來。

  陳曦又跑回小貓身邊,輕聲說:“我給你們買吃的來了。” 流浪貓怕人,一直遠遠地不敢靠近。

  陳曦就那么一直蹲著,小心又耐心地把火腿腸慢慢扔給小貓。

  小瑩就這么傻傻地看著,忘了風把她的發型吹到凌亂。等到陳曦抬頭看到小瑩,一拍腦袋說“小瑩,對不起,讓你等了這么久”時,小瑩才回過神來。

  那天,陳曦圍著一條黑色圍巾,側臉特別好看,小瑩就這樣心臟漏跳了一拍。

  我們在學生時代喜歡一個人是因為什么呢?

  大概都是因為細節,可能他穿了一件白襯衫,可能他是第一個跟你講話的人,可能他在黑板上寫字的模樣很好看。而你開始也可能只是很在意他,你想知道他什么時候從你身旁路過,你想知道他到底喜歡什么。然后,某天夜晚,你發現睡前腦海中總是浮現出他的臉。

  于是,小瑩在每天睡前,都會想起陳曦。

  她終于明白,這不叫花癡,叫喜歡。

  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2 -

  小瑩想了很久,到底要不要去表白。

  原本不迷信的她,開始相信星座和血型;原本大大咧咧的她,開始研究陳曦的每一個習慣。

  愛是天時地利人和的迷信,于是她告訴自己,如果第二天六點整準時自然醒,她就去表白。

  第二天她醒過來,一看手表,正好是早上六點。

  她想:我要告訴陳曦我喜歡他。

  她早就在心里把要對陳曦說的話排練了幾百遍。

  那天晚自習一下課,她就沖下樓跑到陳曦的自行車旁,小心翼翼地把寫好的小紙條夾在后座上。接下來的一節晚課,小瑩已經忘記了自己是怎么度過的。終于挨到放學,她第一個沖下樓,假裝取自己的自行車卻一直看著陳曦那頭。終于等到陳曦下樓,他熟練地取車,紙條卻在震動中飛走了。

  小瑩“啊”了一聲,陳曦問:“怎么了?”

  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么,陳曦摸摸頭,說:“走吧。”

  他沒有發現小瑩滿臉通紅。

  小瑩不死心,她一拍腦門,這就開始寫情書,寫了兩個晚自習還不夠,

  回家又開著臺燈寫了一整晚。

  寫完已將近凌晨,但她一點都不困,在腦海中上演了無數劇情。就這么著,她抱著信在想象中睡著了。第二天,她被鬧鐘喚醒,一看已經六點半,拿著兩個包子匆匆出了門。剛下樓梯,她就看到陳曦站在自行車旁跟她打招呼,邊笑邊說:“今天怎么這么晚,趕緊出發吧,不然來不及了。”

  她這才發現自己的信落在了枕邊,沒來得及帶下來。

  她因為這事兒忐忑不安了一整天,晚上放學,她沒顧得上陳曦,一路騎車飛奔回家。

  萬幸的是,那封信還好好地在她枕邊躺著,沒有被打開過的痕跡。

  她想,如果爸媽知道她寫的是什么,非禁足她幾天,再勒令兩個人不準見面不可。

  這一晚,她把鬧鐘設置提早了半小時。事實上,她一整晚翻來覆去壓根兒沒有睡著,所以鬧鐘一響,她立馬就從床上蹦了起來。她吃完早飯,給陳曦帶了他最愛的酸奶,騎著自行車到他家樓下等他。她把車停在一邊,一個人坐到路邊的凳子上,拿出那封信反反復復地看。她就這么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然后自顧自地笑著。

  可沒想到一場大雨就這么突如其來,淋濕了她,也淋濕了那封信。等到她回過神來跑到屋檐下時,信上的字跡已經模糊不清。她突然間不知道怎么辦了,眼淚流下兩行。等到陳曦出現,她下意識地把信丟進了書包。

  她想:還好今天下著雨,陳曦看不出來我在哭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小瑩突然不想表白了,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突然間消失無蹤。

  她想,或許老天都想讓她先好好學習,死了這條心,以后再說吧。

  只是她反復地想,如果那天她伸出手,會不會就不是現在這樣的結局?

  她知道自己只是在給自己找一些其他的理由,可那時她就是這么自責著。

  第二天,她早早起床,問陳曦:“你想考什么大學?”

  陳曦說:“南京大學,我一直很喜歡南京。”

  小瑩仔細盤算著自己的成績,心里一沉。在那天一起騎車去學校的路上,她騎得慢了些,看著陳曦的背影越來越遠。陳曦突然停下車,把車停到一旁,跑回來問她:“怎么了,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”

  小瑩就這么突然暗下決心,她不要再看著他的背影,她要走到他身旁,就算還是說不出口“我喜歡你”,她也要跟他并肩在一起。

  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3 -

  我最佩服小瑩的就是她若認準了一件事,就能拼了命地做下去。從此,每節課后她都在座位上一動不動,對著習題做到筆尖冒煙。不愿意做的題也能逼著自己做下去,每天生生能寫下半本筆記。

  2007 年,他們畢業。我爸媽跟小瑩的爸媽是好朋友,我們一起吃飯時,我問小瑩:“小瑩,這次考試考得怎么樣?”

  小瑩笑靨如花:“思浩,這次我一定能去南京。”

  吃散伙飯時,大家都喝多了,空氣中都是離別的味道。

  陳曦摟著小瑩說:“我們又能在南京見面了,真好。”

  小瑩在心里說:“是啊,如果你知道你是我全部的動力就好了。

  不知道是誰先哭了起來,瞬間,大家都哭成一團。

  陳曦問:“小瑩,你說我們上了大學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子?”

  小瑩已經喝得滿臉通紅,靠在陳曦的肩膀上說:“我不知道,但我想我們會過得很好吧。”

  陳曦問:“你說我們倆會不會在一起?”

  小瑩卻沒有聽到這句話,她就這么睡著了。

  兩個人再一次錯過。

  第二天,他們約好去唱歌。陳曦問她:“小瑩,你還記得我昨天說了什么嗎?”

  小瑩皺著眉頭想了半天,抬頭問:“你是不是說我壞話了?”

  陳曦哈哈哈笑,說:“沒有,我說你可美了。”

  我記得那天他們一起唱了《七里香》。

  “窗外的麻雀,在電線桿上多嘴,你說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覺……”

  那年的夏天,寫滿的是離別。

  小瑩突然想起自己在高考前一次考試考砸了,晚飯時,她就一個人跑去了操場的角落,背對著人群哭了很久。哭著哭著,她聽到耳邊有音樂聲,原來是陳曦把另外一個耳機給了她。

  那時候,耳機里放的就是周杰倫的《七里香》。

  陳曦說:“別哭,又不是高考,只是模擬考而已,我們都還有時間。”

  于是,她就靠著這句話,硬生生地在高考中殺出了一條血路。

  那是一條她在高二前從沒想過自己能走到的路。

  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4 -

  2007 年的 9 月,他們就這么一起到了南京。

  小瑩原本想的是堂堂正正地站在陳曦身旁,告訴他一句“我喜歡你”。可沒想到兩個人不是一個專業,瞬間就有了距離,每天見面都是個問題。原本一起騎車上學的日子突然間到了頭,小瑩想,這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跟陳曦在一起了。

  或許經歷了前兩次失敗的告白,她也不知道再怎么開口了。

  陳曦越來越忙,剛進學校就報了各種社團,而小瑩本身基礎不夠扎實,為了學分一頭扎進了圖書館。慢慢地,小瑩覺得兩個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,恰好聽說有個姑娘在追陳曦,她想這樣也好,至少陳曦得和能跟他站在同一高度的人在一起。就算她拼死殺出了一條血路,她也依舊在他的身后。

  很快,他們迎來了元旦,兩個人一起坐長途汽車回家。

  陳曦坐在她身邊跟她打趣說:“小瑩,你這陣子是不是刻意躲著我?”

  小瑩為自己辯解,說自己每天都泡在圖書館,又不像他那樣還有余力參加那么多活動。

  接著,就是一段死一般的沉默。

  小瑩一直在想要不要開口問他是不是有個姑娘在追他,那個姑娘怎么樣,要不要跟那個姑娘在一起,可她就是沒法開口問那么一句。

  陳曦突然說:“小瑩,我最近喜歡上一個人。”

  小瑩大腦一片空白,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。過了一會兒,她才開口問:“是那個在追你的女生嗎?”

  陳曦故作驚訝,說:“你怎么知道這件事?”

  小瑩笑著說:“哎呀,你這件事情我們很多人都知道,你是我們宿舍所有人討論的對象,那個女生不錯,聽說她……”

  陳曦就看著小瑩這么手忙腳亂地說著,把手邊的一只耳機塞進了小瑩的耳朵。

  還是那個熟悉的旋律。

  陳曦湊到她耳邊說:“是你。”

  小瑩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,問:“你說什么?”

  陳曦咧著嘴笑著,然后沖著小瑩一挑眉,自顧自地閉上眼睛睡覺。

  汽車快到站的時候,陳曦醒過來,對小瑩說:“小瑩,其實我早就對你表過白了。”

  小瑩不敢相信,問:“什么時候?

  陳曦說:“在散伙飯上,那天你睡著了。”

  我記得那年沒有高鐵,從南京回家要三個小時。

  那是小瑩第一次不覺得累。

  后來,小瑩問陳曦:“你是從什么時候喜歡上我的?”

  陳曦說:“從一開始就喜歡上了。”

  小瑩想問:“那你為什么不一開始就說?”

  陳曦仿佛看穿了小瑩,說:“怪我怪我,那時候,我看你發憤讀書,都不怎么理我,我還以為你壓根兒就不喜歡我。”

  小瑩笑得很開心,說:“那是因為我想跟你一起去南京大學。”

  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5 -

  小瑩作為一個文藝女青年,特別喜歡各種藝術展。

  有一天,他們約好一起去看藝術展。剛走出學校大門又是一場大雨,兩個人躲到附近的屋檐下,怎么等出租車都等不到。雨過天晴,小瑩看了眼手表,突然一陣難過,她等這場藝術展等了三個月,可就因為這場大雨泡了湯。

  陳曦說:“沒關系,我們下次再去看。”

  小瑩弱弱地說:“這是只有一次的展覽,以后就沒有了。”

  陳曦突然拉起了小瑩的手,一路狂奔到附近的一幢大樓的樓頂。兩個人在樓頂坐著,陳曦突然開口說:“你看,這是我們附近最高的一幢大樓,那兒就是我們的學校。你看那是你上課的地方,這是我上課的地方。你看那是我的宿舍,那兒是你的宿舍。你猜我現在能看到什么?”

  小瑩不知道陳曦要說什么,呆呆地回了句:“嗯?”

  陳曦開口說:“我能看到我們每天一起走的路。”

  小瑩輕輕推了下陳曦,說:“你拉倒吧,這兒連下面的馬路都看不清。”

  陳曦認真地看著小瑩說:“你閉上眼睛就能看見,相信我。”

  小瑩就這么閉上眼睛,一起走過的路就這么浮現在眼前。

  太陽快落山了,屋頂被染得金黃。小瑩輕輕地把頭靠在陳曦身上,她覺得自己身邊的人就像晨曦一樣,是世上最好的風景。

  陳曦輕輕摟著小瑩,他想就在此時此刻,世界上一定有一束煙花綻放著。

  是為了他們綻放的。

  他就是這么毫無緣由地,確信著。

  

我想和你在一起


  - 06 -

  2010 年,兩個人升上了大三,開始準備考研。

  命運跟小瑩開了個玩笑,這次她沒有辦法再殺出一條血路。無論她怎么復習,就是考不上陳曦想要考的大學。

  陳曦說:“其實,我可以不走的。”

  小瑩看著陳曦的眼睛,說:“沒關系,我不怕距離,我等你回來。”

  2011 年,陳曦去了北京,小瑩留在了南京。

  兩個人開始了異地戀。

  小瑩其實一直很難過,但她不敢也不想在陳曦面前表現出來。他們兩個人好不容易在一起,兜兜轉轉好多年才明白各自的心意,她不想在這段感情里添加一點點會導致裂痕的因素。

  那時,小瑩開始無比依賴起手機,哪怕刷牙也看著,就為了等陳曦的信息。

  好不容易兩個人都忙完可以打電話了,不是陳曦困了,就是小瑩說著說著話就睡著了。

  那時,兩個人都很忙,小瑩忙著四處找實習單位,陳曦在努力適應北京的生活。

  有好幾次,小瑩半夜醒來,看電話還通著,她總是很小聲地跟陳曦打招呼,怕吵醒他卻又小小地期待著他還沒睡著。最后,她總是默默地掛掉電話。

  陳曦很喜歡北京,她能從電話里聽出來。陳曦總是說著他在北京見到的一切,小瑩在電話這頭努力想象,卻總是有偏差。

  有時,陳曦發來一張照片,小瑩總在想,如果她也在就好了。

  小瑩總是不止一次地后悔著,為什么當初不跟陳曦一起去北京。

  為什么呢?她也不知道。她想,如果她努力說服爸媽,努力再考幾次,她一定能去北京,那么她現在就會在陳曦身邊。

  小瑩什么都不說,她就這么忍著自己的負面情緒。她總是對陳曦報喜不報憂,也不知道該怎么描述她想他。終于有一天,小瑩沒忍住,在和陳曦打電話時說了一句:“如果你在就好了,我今天特別難受。”那天,她因為一個小錯誤,被上司罵得狗血淋頭,一個人坐在臺階上哭了很久。

  這個世界上,最怕的,是當你最需要愛的時候,你需要的那個人,卻不在。

  在他倆之間橫著的,是北京到南京的距離。那時,小瑩還不懂,覺得北京在遙遠的另一頭,是要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,是要翻越幾十個山頭,是一千多公里的距離,是她想他卻不能立刻飛到他身邊的遠方。

  陳曦在電話另一頭一直很忙的樣子,他說:“小瑩你等等,我正在走路。”

  小瑩突然間心一沉,心想這時候他為什么不能停下腳步跟自己好好說句話。

  她想起那時候自己偷偷哭,是陳曦給她另一只耳機,現在他不在身邊,竟連她的話都不好好聽完。

  她想說的話,突然間煙消云散,她想表達的情緒,突然間都沒有了。

  她就這么說了一句:“沒事了,那你繼續忙吧,我掛了。”

  那天夜里,她時隔很久再一次失去了睡眠。

  第二天一早,她被電話鈴聲吵醒,是陳曦打來的。她還生著氣,打算接了電話一句話都不說,卻聽到陳曦說了句:“我到南京了,你快來接我,我所有的錢都用來買車票了。小瑩,你可要負責。”

  小瑩在電話這頭笑出聲來,她掛完電話在家里蹦 了三圈,然后才匆匆出門。

  小瑩一路趕到車站,一眼看到了比她高一頭的陳曦。

  陳曦一臉壞笑地跟她打招呼,說:“怎么樣,想我了吧?”

  小瑩忍住眼眶的眼淚,說:“才沒有。”

  陳曦一把抱住小瑩,說:“好了,是我想你了。”

  小瑩再也沒有忍住眼淚。

  送陳曦走的時候,小瑩說:“陳曦,我還是怕。”

  陳曦笑著問:“怕什么?”

  小瑩說:“我怕我趕不上你的腳步,我怕你的未來沒有我,我怕你跟我在一起不開心。”

  陳曦說:“你知道我這次坐火車來要多久嗎?要十四個小時。可這十四個小時的趕路卻是我最開心的時候,因為我知道我要見的人是你。”

  


  - 07 -

  小瑩很愛哭,她又一次哭是在她的婚禮上。

  是的,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。

  2014 年,他倆終于結束了異地戀。

  陳曦給小瑩打電話,說:“三年了,你想死我了吧?”

  小瑩說:“才沒有。”

  陳曦說:“我明天的飛機,你要來接我知道嗎?”

  小瑩在電話這頭笑著,說:“好好好。”

  婚禮那天,我也去了,和包子這個“萬年單身狗”一起去的。我們一本正經地給他們份子錢,我說:“小瑩,你好好數數,記得我結婚的時候要雙倍地給我。”包子說:“你們就別數了,盧思浩這輩子不會結婚的!”我沖著包子一頓追打,繞了會場一圈又一圈。

  終于,我倆氣喘吁吁,婚禮也快開始了。

  那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何小瑩。

  大屏幕上放著他們從以前到現在的合照,從穿著校服到現在結婚,從兩個稚氣未脫的孩子到變成穿著禮服的大人。包子在一旁感嘆:“能從高中談戀愛談到現在,真好啊。”

  我一邊鼓掌一邊點頭:“是啊,真好。”

  有多少人的感情,可以從學生時代一直到步入社會,又有多少人最后能夠修成正果呢?我不知道。或許有統計學家統計過,但一定不會有那么多。

  人們都說愛情很容易被現實打敗,于是人們分分合合,再也沒找回心動的感覺。

  可我從小瑩的眼神里看到了那種感覺,就像她第一次看到陳曦那樣。

  陳曦在臺上說著自己的結婚誓詞,他說:“小瑩,從我們第一次認識到現在快九年了。九年來,我們一起走過高中,走過大學,然后走到現在。我沒有告訴你,其實我的行動很早就應該告訴你了。那時候,我每天等你一起上學,不是因為順路,而是我想跟你一起上學。我想有你陪著,我想和你說話。有時候,我甚至想,如果我們離學校再遠一點就好了,這樣我們就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了。謝謝你把你的時間給了我,我嘴笨,不知道怎么告訴你我愛你,所以只能讓那么一首歌告訴你。你還記得我常給你聽《七里香》嗎?其實我一直想給你聽那句,‘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’。小瑩,你還記得后來我們到了大學,我們還總是一起騎車嗎?對了,今天我沒有開車去接你,我是騎著車去接你的,你一定在想陳曦怎么這么小氣吧?其實,我想告訴你,我喜歡你,我從那時候就喜歡你,我想把我全部的時間都給你。

  “那么你愿意嗎?”

  突然,小瑩腦海中回想起那兩年的暗戀,她在課本里寫下了無數次陳曦的名字。那時候,她從來不用鬧鐘,因為陳曦就是她的鬧鐘。那天,她一個人在操場偷偷哭,滿腦子都在想不能跟陳曦去同一所大學了。她想起那天他們一起看夕陽,她第一次靠在陳曦的肩膀上。她想起那次他們一起去看演唱會,陳曦第一次偷偷親她。她想起那天她一個人坐在臺階上哭,想要靠在陳曦的肩膀上。她想起那三年的異地戀,她每天都在想他,她每一秒都想奔到他身旁。

  只有她自己知道,有多少個夜晚她都想飛奔到他身旁。那感覺像是:春天的風吹過臉龐,夏天的雨伴著泥土的味道,秋天的落葉一路點綴著街道,冬天的午后和那點慵懶的陽光……這些都比不上你在我身旁。

  她看著眼前的人,很慶幸還好自己青春里喜歡的是他。

  何小瑩接過司儀遞過來的話筒,從身上掏出一封信。

  那天,她想要對陳曦表白,卻突然淋了一場雨。那時,她寫了很多很多字,卻已經模糊不清。

  她說:“陳曦,這封信是我高二時寫給你的。它這么皺不是因為時間久了,而是因為那天我淋了雨。你看這整整兩頁紙,好多話我現在都不記得了,也看不清了。但是,有一句話它一直在那兒。你看,就是這么一句話,讓我經歷了那么多等待,讓我努力、讓我堅持、讓我相信、讓我等待,讓我度過了一天天沒有你的日子。”

  陳曦接過那封信,眼淚流了兩行。

  在那張皺得發白的信紙上,許多字跡都被雨水打濕,只有最后一句話還清晰可見:

  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

熱門推薦

新品推薦
4006-897-397
在線咨詢 關閉
体彩26选5